对鸟类更友好的咖啡是哪一种?

时间:18-03-03 栏目:行业新闻 作者:百瑞斯特咖啡西点调酒培训学院 评论:0 点击: 1,639 次

QB20180303-1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种植区如此繁茂,图片来源:Evan Buechley

喜欢喝咖啡的你也许了解,咖啡豆的种植园会改变当地的植被,可能对局地鸟类的多样性产生影响。所以我们在选购咖啡时,除了注意豆子的产地和品质外,还需要注意咖啡种植过程是否绿色、环保。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就推动了全球咖啡产业与环境保护的相关项目。也许你在购买咖啡豆的时候会看到以下标志,这些标志都代表着在生产的过程中遵循环保结构认可的流程(如下图)。

QB20180303-2

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印度西高止山脉地区的咖啡种植园对热带雨林鸟类多样性影响并非像以前认为得那样简单。

QB20180303-3

我在西雅图度过了大学时光,这是一座崇尚咖啡的城市。但作为鸟类学者,我担心我喝的咖啡与我学习和研究鸟类之间存在着冲突。究竟哪种咖啡对鸟类的影响更小呢?是喜荫的品种还是喜阳的呢?我一直在追寻这个答案。起初,答案似乎很明显:由于原始热带雨林被砍伐,为喜阳种植的咖啡豆子品种的栽培留出空间。不难想象这些森林树荫下的巨大而复杂的动植物网也消失了,这类咖啡种植园对于的生物多样性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喜欢在阴凉环境中生长的咖啡豆子品种。

QB20180303-4

热爱咖啡的鸟类还包括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中的物种,如亚历山大鹦鹉(Psittacula eupatria)(摄影者:Manish Kumar)

咖啡是世界上热带地区最有价值并广泛种植的经济作物之一。 尽管已知咖啡种类超过123种,且每年都有更多的咖啡种类被描述,但“阿拉比卡”咖啡豆占世界商业咖啡种植作物的60%-70%,而“罗布斯塔”咖啡(“robusta”)则占30%-40%。 商业种植的咖啡要么是树荫生长的地方,咖啡树丛散布在原生森林中 - 这是阿拉比卡咖啡生产常见的低强度耕作方式,或者是在完全曝露在太阳下的单一栽培园中生长 - 通常用于罗布斯塔咖啡豆的生产(见下图)。

QB20180303-5

“阿拉比卡”咖啡豆占世界商业咖啡种植作物的60-70%,主要在相对高海拔种植,不抗虫;而“罗布斯塔”咖啡主要是在低海拔种植、抗虫,咖啡因含量高。

在过去的20年里,阴生咖啡(阿拉比卡咖啡豆)的产量突然下降,主要是由于罗布斯塔地区的产量增加,特别是在亚洲的热带地区。气候变化也推动了这种从阿拉比卡咖啡豆转向罗布斯塔咖啡豆种植规模的转变。虽然美洲热带地区和非洲热带地区的传统咖啡种植区域咖啡产量正在下降,但全球对咖啡的需求仍在不段增长。现实的例子来自印度:印度目前是世界第六大咖啡生产国,其咖啡种植面积在过去25年翻了一番多。

QB20180303-6

成熟的咖啡浆果巴西绿蛙豆(mundo novo)成熟待收(摄影:Jonathan Wilkins / CC BY-SA 3.0。)

从1950年到2015年,种植罗布斯塔咖啡的地区增加了840%,而阿拉比卡咖啡在印度增加了327%。由于罗布斯塔豆在阳光下生长,这需要对生态景观进行重大改造:砍伐大型古树并清除树木上的附生植物以打开树冠 - 这种做法以前被认为对环境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对鸟类和其他生活在这些地区的野生动物的多样性产生了威胁。

QB20180303-7

印度西高止山脉地区的雨林(CC0知识共享/公共领域)

印度大部分的农业扩张发生在西南部的西高止山脉 ——一个沿着印度半岛西海岸的古老山脉(如上图)。西高止山脉是一个生物地理上独特的地区,被公认为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因为它具有非常高的物种丰富性,并且因为它拥有很多仅分布在这里的特有物种。尽管如此,这片地区仅有四分之一被正式保护,免受人类开发的压力。

QB20180303-8

阴生生长的咖啡灌丛更有益于保护原始森林的样貌。图片来源:Evan Buechley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人员组成的研究小组,在西高止山脉的阿拉比卡咖啡和罗布斯塔农场中,研究了栖息在这里的鸟类,以了解哪种咖啡对于鸟类多样性的影响小。他们还研究了从阿拉比卡种植农场转变到罗布斯塔农场后对于鸟类多样性的影响。

研究人员通过对 Chikkamagaluru,Hassan 和 Kodagu 地区的61个阿拉比卡咖啡和罗布斯塔咖啡种植区进行从业者问卷调查,发现种植咖啡的农民比例总体上增加,过去十年间种植罗布斯塔的平均种植面积显著增加。他们还发现,阿拉伯咖啡和罗布斯塔咖啡生长在密集的热带雨林中,在相当封闭的“阴凉”树冠下(阿拉伯咖啡的平均郁闭度评分为94.6%,而罗布斯塔的平均郁闭度评分为79.2%)。

研究人员总共记录到了79种生活在咖啡农场的热带雨林鸟类,其中包括三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濒临灭绝)的物种:亚历山大鹦鹉(Psittacula eupatria);尼尔吉里林鸽(Columba elphinstonii);和灰头鹎 (Pycnonotus priocephalus)。

QB20180303-9

尼尔吉里林鸽(左图); 灰头鹎(右图)。(摄影者:左图-Navaneeth Kishor / CC BY-SA 3.0和右图-shriant rao / CC BY 2.0)

研究人员发现,鸟类多样性普查的结果显示,阿拉比卡咖啡农场的鸟类群落更丰富,包括多样的食果鸟,食虫鸟和杂食鸟类,与罗布斯塔农场相比,阿拉比卡咖啡农场的鸟类种类可以达到后者的近两倍。但是罗布斯塔鸟类的组合比预期的更加多样化,尤其是考虑到对食物比较挑剔的食果鸟类。研究小组还调查到,只有19%的罗布斯塔农场的农民使用杀虫剂,而阿拉比卡咖啡农场则有75%的农民使用,这可能意味着罗布斯塔咖啡农场为食虫鸟类提供了更多可利用的食物。

QB20180303-10 

一只塔卡花蜜鸟(Nectarinia tacazze),是一种生活在埃塞俄比亚森林中以花蜜为食的鸟类,它能够帮助维持其栖息地区种植的咖啡的健康生长。

当然,在鸟类多样性高的森林栖息地,研究者也发现了较高的其他物种的多样性,比如哺乳动物,两栖动物和乔木,其中一些是非常罕见的物种。这表明西高止山脉的咖啡种植园对鸟类和其他生物的多样性并没有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QB20180303-11

非洲三趾翠鸟(Ispidina picta),以昆虫为食的鸟类,经常在树荫咖啡农场被发现。图片来源:Evan Buechley。

“这项研究的结果令人鼓舞:在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西高止山脉的咖啡生产对于鸟类多样性和咖啡种植农民来说可能是双赢的。”论文的第一作者,理论生态学者夏洛特·张博士说,张博士曾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研究生,现在是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国家数学和生物综合研究所的博士后研究员,她分析了本文的数据。

QB20180303-12

成熟的咖啡果实等待采摘。图片来源:Evan Buechley

张博士和她的合作者指出,与西高止山脉生产的其他主要经济作物相比,咖啡农场支持更高的物种丰富度,局域丰富度和更高的鸟类密度,例如槟榔棕榈种植园的槟榔(Areca catechu)和橡胶种植园的巴西橡胶树(Hevea brasiliensis)。因此,尽管咖啡生产正在日益地改变局地的生态景观,但精心管理的咖啡农场可能对西高止山脉现有生物多样性的整体损害较小。QB20180303-13

将咖啡浆果放在网面上干燥,一位埃塞俄比亚妇女正在处理篮子里的咖啡豆。一旦浆果变干,他们将除去种皮,将咖啡豆从变干种皮中分离出来。图片来源:Evan Buechley。

合著者 Krithi Karanth 在一份新闻稿中说:“咖啡农场已经在发挥着自然保护区的补充作用了。在印度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自然保护地只占国土面积的不到4%。 “因此,与大部分种植咖啡的私人用地和咖啡公司土地所有者建立伙伴关系将为鸟类和其他物种提供急需的安全通道和额外的栖息地。”

QB20180303-14

通过鸟类友好型咖啡种植宣传和实践培训,咖啡种植能够创造不少就业机会。

尽管这项研究发现有些鸟类多样性在阿拉比卡咖啡农场比在罗布斯塔咖啡农场高,但张博士和她的同事们发现这两种咖啡农场总体上对当地的鸟类和野生动物有利 ——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西高止山脉的咖啡农已经种植更多的、更耐晒的罗布斯塔咖啡豆。

就我而言,我很高兴得知咖啡种植不像原先认为的那样对生物多样性造成损害 —— 无论如何,在西高止山脉地区是如此。也就是说,我仍然会喝阿拉比卡咖啡,因为我认为罗布斯塔咖啡的味道就像烧焦的橡胶轮胎。由于印度的咖啡种植产业规模正在飞速地增长,也许那里的农民可能会开发出一种新的罗布斯塔品种,这种品种对于鸟类的影响更小。

本站公告
重庆百瑞斯特咖啡西点调酒培训学院:
咖啡课程:兴趣班丨专业班丨拉花班丨
       认证班丨烘焙班丨全能班;
西点课程:兴趣班丨专业班丨全能班;
调酒课程:兴趣班丨专业班丨全能班;
零 基 础 可 入 学
有 基 础 可 提 升
学 完 后 可 考 证
两人同行,一人半价
地址:重庆渝中区中山一路6号财信渝中城5栋2层1号
课程咨询
秦老师电话(微信):15683800077

微信二维码